当前位置: 主页 > 六气彩资料 > 一名西医对五运六气的认识和应用
 

一名西医对五运六气的认识和应用

【论文时间: 2019-04-14 19:07

  小编印象中,西医向来执科学之言,反对中医“玄而又玄”。本文作者为西医专家,诚切好学,开明执言,讲述自己学习应用五运六气的体悟,呼吁西医大夫们要更多的了解中医,以五运六气的“中医之道”来帮助“西医之术”。本文堪称拔山之作,以己之力,力鼎众舆,还中医一个真实的面目。

  我就职于临沂市人民医院小儿外一科,担任科室主任,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科班西医,目前从事和开展的儿童腹腔镜技术是比较领先的,再加上本人又多次在新加坡、德国和美国等地居住、学习,思维颇受西方的影响,而且属于动刀动剪的外科“专家”,与中医貌似无缘。像大部分西医一样,曾认为作为治病救人的方式,只有西医才是主流的,而中医是非主流的,是可有可无的。

  但是在国外,很多外国朋友都很喜欢中医,他们经常缠着我问很多有关中医的问题,于是我回国后萌发了要了解和学习中医的念头,但线月份,当时国家中医继教项目《全国首届五运六气临床应用培训班》在山东临沂举办,我有幸旁听了顾植山教授的五运六气讲座,并且看到了培训教材上的顾氏三阴三阳开阖枢太极图,茅塞顿开,对中医的阴阳有一种“顿悟”的感觉,感悟到阴阳表达的主要是事物变化的动态和象态。

  从此,开始了对五运六气理论的学习,而且越学越痴迷,欲罢不能。有一次夜间看着顾植山老师的三阴三阳太极图,不禁热泪盈眶,萌发了想拜见顾植山老师的愿望。后来有幸两次到江苏省江阴拜见顾植山老师。顾植山教授针对我这个西医大夫因材施教,循循善诱,使我对五运六气产生了较深入的认识。我开始意识到,五运六气规律不但存在中医领域,也是宇宙万物的共同规律。所以我觉得学习五运六气,不仅仅中医可以学,西医也可以学。

  2014年春节后,我们小儿外科的肠套叠患儿突然增多,是往年的两倍还多,高居儿外科急腹症榜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我查阅了《黄帝内经》,看到《黄帝内经》中论述甲午年的岁运为“土运太过”,“民病腹痛,中满”,“病腹满”。我考虑今年肠套叠的高发是不是与这一运气特点有关呢?原来我们一般要看到孩子排血便、腹部出现肿物了才考虑肠套叠,在运气理论的启发下,我们在接诊哭闹、呕吐的患儿时就警惕肠套叠的可能,结果我院门诊首诊的肠套叠患儿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明确诊断,没有一例误诊和漏诊,患儿家长对此都很满意。

  另外我又发现,今年肠套叠空气灌肠复位后的复发几率猛增,教科书上是12%左右,而我们科室从春节后到4月22日肠套叠的复发几率为70%左右(78例/102例),增加了5倍。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也是五运六气规律的反映,于是,提前与患儿家长沟通,请他们理解和配合观察,结果医患关系没有因为肠套叠的屡次复发而引发矛盾;另一方面我们加强了专项护理和随诊观察,以能及时发现复发病例。对于如何防止复发,我们按照运气理论对4例复发患儿试用了今年的运气方附子山萸汤进行保留灌肠,结果,随诊观察1~2月,这4例患儿均未再复发。病房内未用附子山萸汤保留灌肠者多有复发。

  我们又观察到今年科室的急危重症患儿术后的腹胀较往年严重,胃肠功能恢复较困难,术后三四天都不缓解,或稍有缓解随进食旋即又腹胀如鼓;同时心率过快,可高达180~200次/分钟,特别是肠坏死的患儿尤为突出。管家婆一尾中特。由于儿童的呼吸方式是腹式呼吸,严重的腹胀和过快的心跳很容易导致重症患儿的呼吸和循环功能衰竭,严重危及患儿生命。

  我感觉到出现这一情况也与今年的运气特征相关,为了避免患儿因手术出现严重腹胀、心率过快等并发症,经科室集体研究讨论达成共识,对重症患儿的肠坏死多采取肠造瘘的手术方式。18年无错36码特围网站结果显示,儿外科急危重症的腹胀和心率过快发生率明显降低,抢救成功率得到很大的提高,我们备受鼓舞。

  最近,我们在儿外科又观察到手术后出血的病例明显高于以往。这和目前的运气特征相吻合,目前是运气的三之气,主气是少阳相火,客气是少阴君火,容易出现“民病咳血,溢血”。我们立即加强了手术中止血的力度和术后相应的专项护理措施,同时应用“三因司天方”中的 “正阳汤”来预防和减少术后出血的发生,取得了较好效果。

  我感到,在现代化的监护条件和西医的支持下,对儿外科急危重症实施以五运六气为指导的中医治疗,特别是针对急危重症患儿术后的严重腹胀、心率过快和出血等症状的中医治疗效果非常明显、中医的介入应该越早越好。我科室有一例肠坏死并感染性休克的患儿,虽经肠造瘘,术后仍旧严重腹胀,心率高达200次/分钟,体温徘徊于38.5℃不下降。手术当天即请中医科李玲主任会诊治疗。

  苍白术各30克,川牛膝15克,汉防己10克,生大黄10克,炒枳实20克,花槟榔10克,桃仁泥10克,苏木6克,虎杖根12克,粉丹皮10克,白槿花15克,水煎灌肠治疗。

  原开方3剂,结果1剂灌肠毕,患儿体温即下降到37.5℃,肠蠕动恢复,心率下降到130次/分钟,患儿转危为安,余下的2剂药也就未再使用了。

  我们将中医的五运六气思想运用到儿外科临床,使自己的“医术”在临床工作中迅速提升,使许多病人受益。虽然这还只是初步尝试,但我们深感这一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是切实可行的,在此,我真心地希望我们更多的西医大夫们去了解中医,去接触中医,以五运六气的“中医之道”来帮助“西医之术”的发展提高,更好地为病患服务。

  本文摘自《中国中医药报》2014年8月1日,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沂市人民医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